新股讯
创投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北京和众汇富:除了懒得盯盘,看好股票长投的理由还有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4 16:11:30 来源:

进入7月之后,大盘连着几天的疯涨,好像又到菜场大妈都进场捡钱的时候了。上周五一个回调,就吓傻了好多人。不少人开始心里打鼓,准备跑路。

一点都不可笑,小散就想踏踏实实赚点钱,1.6亿股民,大部分是散户。要是个个都对市场、对公司研究的那么透,专家们还有饭吃么?

但是炒股这个“炒”字挺害人的,玩的是低价买高价卖的套路。这事儿注定惊心动魄。换成股票投资的话,一词之差,心态和动作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投资股票长期来看是最赚钱的生意,没有之一。可惜,长投很简单,长投也最难。

13年的时候,茅台股价100出头,经历了一轮大跌,有声音呼天喊地的说茅台不行了。现在1700多了,又有人在说但斌在各种公开场合吹茅台好,就是为了鼓动韭菜接盘。

作为小散一枚,看着股价波动,账面浮亏,可能原本对自己的眼光挺自信的,但是禁不住市场上各种声音的忽悠。

听多了肯定要动摇了。

谁都知道,一只股票的背后,是一家公司,按道理说,股价反映的是公司价值的创造能力。但是很可惜,市场先生心情总是阴晴不定,总会让价格短期里偏离价值,或高或低。

一旦市场的参与者们理性了,价格就要回归价值。举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乐视、暴风这种情况吧。市场短期的不理性风险太大了,别说散户,就是大师也会错……老虎基金的例子我特别爱写。

所以,不想心惊胆战的投资股票,长投就是唯一出路。

巴菲特那种用合适的价格买入好公司的能力,我们普通人很难做到。咱们可以在大师这个策略的基础上,往后退一步,就能得出一个结论——

如果我看懂了一家公司,看到了ta未来无限成长的可能,那这家公司的估值在未来,一定要比当下高出很多很多。如果价格一定会向着价值收敛,那这家公司的股价,在未来也要比现在高出很多很多。

按照这个逻辑,再推论一步的话,就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当下这个时点上,这家公司的估值,就是站在未来往回看的最低点;

当下这个时点上,这家公司的股价,就是站在未来往回看的最低价。

当然,这中间价格可能会因为市场不理性出现波动,但只要公司的成长性还在、公司的那些人还在努力奋斗,价格就会回归价值。

原来经常纠结一个问题,做长投是因为看好一个公司的未来,当下这个价格买就是合适的价格,但是买是买了,要拿一辈子吗?什么时候卖呢?又到择时困境了。

直到最近才想通,解决什么时候卖这个问题,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一方面可以长期的财报研究去避雷;

一方面可以时刻关注这家公司的变化,像管理层、研发团队这些,如果变坏了,看不懂了,就该卖了。

即使卖掉以后过段时间又涨上去,只要看不懂,就不要追,那不是自己的认知能get到的范围,那个钱赚不到。即使赚了,也是赌上的,是运气。

市场很公平的一点就是,凭运气赚的钱,大概率能凭实力亏光。

最近这行情,市场上出了个段子——

孩子的课外班、奶酪棒:好未来、妙可蓝多,新高。

女人的玻尿酸:华熙生物、珀莱雅,新高。

宠物的粮:佩蒂股份、中宠股份,新高附近。

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看不到低,接连新低。

再看一眼茅台的新高,也许喝酒成了中年男人的最后尊严……

看完这个段子,特意研究了一下华熙生物。原因很简单,因为在用他家的玻尿酸……对,女股民就是这么非理性。

最早是从薇娅直播视频的片段里看到的种草推荐,说华熙生物日抛型玻尿酸原液是好几种尺寸分子的玻尿酸,好吸收,很补水,balabala……

薇娅真的很厉害,Eda这样平时根本没空看直播内容的死板派,偶然翻到一个她几十秒的视频就被成功种草了。这种专业能力特别颠覆我以前对直播行业的刻板印象。

干什么都得专业,专业就是实力。

种草结束就趁着6.18活动赶快买了三盒,收到以后立刻按照某红书上美妆达人们教的使用方法试了。真心好用!立刻就爱上了!

护肤品这东西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华熙生物这个玻尿酸对比原来用的国货玻尿酸原液,简直是一天一地的差别。

当时还没对这家公司有什么好奇心,毕竟是科创板股票,不够资格买。直到看了这个段子,才打开K线图看了一眼。

一眼误周末,好奇心立刻升腾而起,不研究一下这公司,简直天理不容。

一切的成功都绝非偶然,华熙生物今天才被市场关注的这阵风,其实已经刮了二十多年了。时至今日,华熙生物早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玻尿酸产销企业,是玻尿酸行业的“隐形冠军”。

1990年,现在是华熙生物首席科学家的郭学平,带着课题组研发并实现了微生物发酵获得玻尿酸。

在这之前我们国家的玻尿酸也是靠提取法和大部分依赖进口。这个成果,在当时对医药领域的贡献非常巨大。国家给了一系列的荣誉。

然后,郭学平带着爱徒张天民开了家公司——山东福瑞达生物化工有限公司。

纵观中外,科学家干不好公司太正常了。福瑞达也是,早期一直亏损,举步维艰。直到遇见了现任华熙生物董事长的赵燕。

那个时候,玻尿酸根本不出名,打动赵燕的是郭学平不经意的一句“一个玻尿酸分子能锁住1000个水分子”。

有着超前思维模式和商业逻辑的赵燕立刻决定投资,投进去之后对公司进行了系统化管理改造。按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建立了企业质量标准规范,当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

因为郭学平掌握的“微生物发酵法”是属于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的,所以华熙生物在20年前,花45万从研究院手里买下了这个初始技术。

对于玻尿酸生产来说,发酵产率是个重要的指标,是衡量玻尿酸产业价值的重要依据,也是玻尿酸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可是华熙生物当年买下的这个初始技术,发酵产率是很低的。2001年每公升发酵液获得玻尿酸还不到3g。

为了提高产率,郭学平就带着两个助手从发酵菌种开始研究,诱变、筛选、过程优化、控制技术各个方面一起下功夫。

持续在研发上下苦功夫、笨功夫的结果,就是这20年的时间里,华熙生物的玻尿酸发酵产率从不足3g/L已经发展到12-14g/L。

并且,华熙生物玻尿酸的发酵周期还在逐年缩短,并且产品质量还远超欧洲药典标准。

成本低、品质高,就是赢得市场的硬核实力,毛利堪比茅台。

曾经在玻尿酸领域叱咤风云的日本资生堂,就是迫于这样的成本压力,先后退出了全球食品级、化妆品级和医药级玻尿酸原料市场。

华熙生物另一个让行业侧目的技术,就是大名鼎鼎的“酶切法”。

在华熙生物首创这项技术之前,玻尿酸分子量的大小是不能够随意控制的。要想得到小分子玻尿酸只能通过化学法。

酶切技术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能够自由控制玻尿酸分子量的大小,解决了化学降解法所生产的透明质酸结构破坏等问题,只有华熙生物能生产世界上分子量最大(超过300万Da)和最小的玻尿酸。

同时,降解周期也由化学降解法的12-15天缩短至5-6小时!

获得不同分子量的玻尿酸,尤其是低分子玻尿酸,大大打开了玻尿酸的应用领域。

现在华熙生物单单在玻尿酸原料上,就有200多个规格。这些原料可以应用在癌症药物、手术、化妆品、食品等不同的领域。

把玻尿酸用到这份上,难怪股价能够一飞冲天,资本市场看的就是成长性。这项酶切技术也荣获了专利界的最高奖项——第21届中国专利金奖。

很多人关于玻尿酸的认知,最早都是从明星整形的八卦新闻里看到的,玻尿酸在医美方面的应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2012年第一支获批的国产交联玻尿酸填充产品,就是华熙生物生产的。

这件事儿特别牛,打破了国外品牌对市场的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

到现在为止,因为技术因素的限制,在全球医美市场上,美国主要生产单相交联产品,欧洲主要生产双相交联产品。

华熙生物旗下的医美品牌润致是市场上第一个同时拥有单相、双相交联含麻产品的玻尿酸品牌。

扩大产能方面,华熙生物的脚步一直没停过。

2003年,敏锐的看到产业前景的赵燕,决定斥巨资为华熙生物建厂。首席科学家郭学平则一头扎进实验室,不仅继续研究发酵技术,还亲自给发酵、精制等生产设备绘制图纸,找厂家量身定制。

很多人无法理解华熙生物的发酵产率和品质是怎么做到持续提升的。这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除菌种、技术、工艺外,生产设备的特殊性和定制化,是其他企业完全无法抄袭和超越的。

2005年,华熙生物第一座自有工厂落成投产,次年,市场占有率达到全球第一。

2015年第二座厂区建成投产。

如今又在天津和济南继续建设工厂和产业园。

同时,华熙生物的研发成本也在持续增加投入,单从研发团队人员数量来看,就从20年前的3个人,增加到了今天的近300人。

不久前,华熙生物收购了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第四的佛思特生物,把佛思特100吨/年的产能收入囊中。初步估算,把华熙生物的发酵技术和产率赋能给佛思特之后,产能应该还会有大幅提升。

2019年华熙生物的透明质酸产能达到320吨,加上佛思特的产能,玻尿酸世界第一的地位,毋庸置疑。

这20多年的时间里,华熙生物的研究团队无数荣誉加身,公司旗下专利数量无数,这些不多说了,公开信息都能查得到。

我们都知道一句老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一家企业的研发实力如何、如何应用先进科技,就是企业发展的主旋律。这么说可能很抽象,举个例子看一下。

柯达这家做胶卷做到全球老大的公司,是被数码相机颠覆的,整个胶卷行业都是被数码相机颠覆的。到现在,除了少数发烧友、专业大神还在用胶卷,胶卷相机基本已经被彻底舍弃了,到今天,数码相机基本也被智能手机完全替代了。

而数码相机这个颠覆性技术,最早就诞生于柯达的研发部门。

现在回头看,你很容易觉得柯达的高层很蠢,这么好的颠覆性的技术发明出来你竟然不用!但在当时,柯达高层能找到一万条理由来反对数码相机技术被提高到公司层面去重视。

科技创新演变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全球的生态化系统了。这个生态的核心是一个链条,包括四个环节——

“科研—研发—量产—市场”

这个创新链条,是上个世界80年代初在美国出现,2000年左右开始成熟的,然后,迅速向全世界扩散。到现在,已经变成全球科技创新的主流。

关于科研,我们一直认为一切创新都是从发现问题的角度切入的,比如2014、2015年那一轮创新创业潮里,找到“用户痛点”、解决痛点,就是大部分创业公司在做的事情。

但冷静下来想想,这种创新归根结底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是大量低水平重复的创新。

真正能推动社会进步的,有竞争力的创新,是基于发明专利的硬核创新。

这样的创新往往来自于高校、来自于研究机构。

这些单位多年搭建的学术体系、完整的学术门类、系统的科学创造和研究成果,才有可能诞生有质量的硬核创新。

而研发阶段的创新主体应该是企业!

成果来源于高校和研究机构,但研究人员本身是没有能力完成科研成果到产品上市转化的。

这中间至少需要5-8年的研发周期,以及很多很多的研发投入。而主导研发的主体应该是企业家,而不是科学家。

如果没有企业家把实验室里的技术转化成产品,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就只能束之高阁。

我们缩小尺度到华熙生物的发展上来看,在遇到赵燕之前举步维艰。

赵老板作为商人的成功毋庸置疑,一路从海南淘金,到长安街上盖楼,再到大刀阔斧的改革华熙生物,每一次商业决定都是精准、高效。

商业嗅觉敏锐,有足够多的钱,并且在看到硬核成果后,愿意投入全部到全新的事业中来。郭学平之所以能安心在实验室里一心一意继续搞研究,就是因为转化步骤完全不用操心。

到量产阶段,就是制造对创新的贡献!

研发的目标是创造出一个可行的产品,量产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用流水线造出大规模、低价格、高质量的产品。只有实现量产,企业才有盈利的可能。

量产需要的投入及其庞大!并且,很可能会成为一笔沉没成本,一旦投入,再也无法收回。

更重要的是,量产的科技含量也非常高,像华熙生物生产设备的特殊性和定制化,能够做到让其他企业完全无法抄袭和超越,就是因为解决了很多具体的生产和制造问题,创造了行业标准。

最后一个环节才是市场。

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曾说过,如果公司不做终端,就不知道市场在哪,消费者在哪,很被动。

所以,华熙生物并不满足于只做原料市场的生意,这几年在护肤品市场上有一种玻尿酸次抛原液的新品类十分火爆,据说最早这个小配方是赵老板的私人御用。

基于多年的医药基因及经验,华熙生物把医药的产品思维用到了护肤品的创新和生产上,推出的玻尿酸次抛原液就是采用了眼药水的无菌灌装技术,开创了一个新的护肤品类。

薇娅说,润百颜玻尿酸次抛原液累积销量达1.2亿支,连起来要比珠穆朗玛峰还高了。

在市场里,用户不是被动的消费者,也是创新的参与者,只有经历了用户对产品的应用和改进,创新才能算是闭环。

直播带货的方式,通过主播拉近品牌和消费者的距离。对于护肤品来说,使用方法直接决定产品使用感受和效果,主播、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对于正确用法的普及非常重要。

并且在社区真实使用分享中,来自真实用户的真实分享也是推动产品改进、创新的基础数据。

最近这段时间股价走势超牛的振德医疗,也在做终端市场,天猫的振德旗舰店里,除了自己主营的口罩,也有面膜在卖,也在积极搞活动。

女性用户这个非理性群体,沾的上边的公司谁不想努把力?

关于股票投资,曾经的步步高掌门人段永平曾经有一个经典的论断,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如果你想要投资的这家公司还没有上市,以现在这个估值水平,你愿意投进去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去买股票;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就不要买,或许因为这家公司你没看懂,或许是因为你觉得不值得。

套用这个观点到赵燕投资华熙生物上来看,赵燕投资华熙生物的时候、加大投入的时候,都没有看到“确定性”。一直都处在“风险投资”阶段,搞不好,钱可能就没了。

并且赵燕决定投资的时候,公司没什么“估值”,公司的估值,是赵燕加入之后一起做大的。

这不正是最长的“长投”吗?从1到100的长投。

作为普通投资者,股票长投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仅靠股息和分红分享企业成长价值,绝对不能低买高卖,彻底放弃低买高卖赚钱的这个方法。

而是说,淡化短期低买高卖的强烈冲动,才能看的准、拿得稳,短期价格波动的时候,才不会心惊肉跳。

投资股票长期来看是最赚钱的生意,没有之一。

巴菲特说“投资很简单,但并不容易。”看似矛盾,但充满哲理。

PS.

一点学习感悟,没有任何推荐的意思,毕竟PE已经推到这么高了。

最敬佩的是华熙生物研究团队,一个不爱说话、不爱出风头、天天闷在实验室里的首席科学家,带着一群人,坚持不懈,20多年……

很有点华为的味道,从基础研究开始,从B端的深度来高度降维打击C端。

价值来自硬实力。

热点推荐
随机文章